「别把手伸进衣物去摸私处」

2020-06-11
723 评论
619 人参与
是否提出「绝对」真理,有时不那幺重要 请心平气和读毕文章

圣诞节将至,是基督教宣扬耶稣牺牲和「爱」的重要日子,在看似充满残暴的现实世界,人类社会的善良与文明走到那裏?

如果我跟各位说:「社会上的人愈能假装善良,这个社会愈能从野蛮走向文明。」也许,一些心浮气躁的人,立即不问缘由认为我若不是疯了,就是搬出怪论为求标新立异。可是,只要你愿意心平气和读毕这篇文章,或许会改变一些先入为主的想法。

上次我在〈为何有些人特别残暴,有些又特别无私?历史与心理学各有启示〉一文提及,在中世纪的欧洲,日常生活的暴力几乎无处不在,人们丁点意气之争足以来一场「生死决斗」,其中一人必须被打死。经济学家葛瑞戈里.克拉克(Gregory Clark)曾经整理中世纪贵族阶级的死亡数字,在14、15世纪的时候,他们遭受暴力致死的百分比高达26%!意味即使是贵族,活在当时的文化氛围之下,有超过四分之一的机会因各种事情被杀;直至18世纪初,才终于降到近5%。

「别把手伸进衣物去摸私处」

如果撇除政治制度的变化,纯以社会文化的演变来说,关键的转捩点在于,从贵族到平民逐渐把个人勇悍的「名誉 / 荣誉」(Honour)放淡,不再宁死相搏也要捍卫个人荣誉,听了半句羞辱说话也巴不得要杀死对方,欧洲人开始把讲求礼节的执着填进去,转化为贵族阶级全新的荣誉感,随时间下放到平民阶级,怎料这幺一个转变,大大推动社会文明的进程。

曾经,有位思想家在重要着作中提出:别把手伸进衣物去摸私处。

一般来说,我们对哲学家、思想家的印象,认为他们「自古以来」着力撰写既抽象又精深的思想理论,尽显理性的深度,然而,16世纪有一位颇有影响力的思想家,他其中一本重要着作并没有甚幺理论可言,他在《论男孩的文明》(On Civility in Boys)所写的尽是现代人感到无须说教的生活礼节,劝导社会大众像教三岁小朋友一样:

别弄髒楼梯、走廊、衣橱,墙上别留下尿渍或其他秽物。别在女士面前小便,也别在门口或窗前(小便)。在座位上时,别前后挪动,让人以为你打算放屁。别把手伸进衣物去摸私处。便溺时别跟人打招呼。便溺前后宽衣或着衣别在人前进行。在旅店与人同床时,别躺得太靠近对方,以免碰触到人家,也别把脚伸到对方範围。要是看到床单上有噁心东西,别对同伴明说,也别指给他看,或把东西拿给对方去闻,还说:「我想看看有多臭。」

不错,在当时,这些现代人看来「低能」的说教,是要认真向人们述说的。正是中世纪从缺乏自制的生活,走向重重礼节包围的生活的时期,凡要开始作出文化改变,需要非常严肃认真地推广,思想家并非在撰写笑话故事。尤其中世纪餐桌礼仪的改变影响至今,譬如,应如何递刀给对方切食物也须受教育,必须以刀柄朝向对方并摆在桌上,让对方自行取用,否则就是无礼招来怒目,也是那段文化改造期,人们不再摆出可以杀人的尖刀直接割肉进食,改用「圆头」餐刀等等。

贵族率先把名誉投射到这些「繁文缛节」,偏好崇尚自制与遵守生活礼节(感觉自己高尚,不是乡村农民 / 农奴),相比之前那种偏执以生死决斗为荣,暴力文化算是大为衰落,间接令暴力死亡率下降。

爱好名声的本能,既是天使也是魔鬼

众多生物演化本能之中,原始人类作为社会动物,出于生存需要,积极透过言语或各种方式交流讯息,了解环境有没有危险,谁可结盟、谁是仇家,并注意领袖的一举一动。于是,人类继承数百万年以来的演化本能,自己在族群中是甚幺角色,其他人对自己评价的「毁誉」如何,这种社交本能直觉非常强烈,人们十分在意评价。由是,人类文化之中,「名誉」对每个人的影响异常广泛与重要。

如果我们只从《维基百科》了解「名誉」一词,中文版内容很可怜,只有数句子组成一段说明:「名誉指的是一个人在社会上所获得的评价,直接关係到一个人的社会地位、信誉、信用,在传统社会上,名誉可以用来评断一个人的性格特质是否能反映诚实、尊重、正直、公正的价值观。」英文版则较详尽,至少有过千字说明。当中概括来说,名誉影响每个人的自我评价(涉及自尊),以及由出生开始,影响我们在家庭、学校、不同团体、国家之中跟别人互动及其地位。当中可以牵涉两性关係、婚姻,乃至基于国家民族的荣誉触发战争,足以死伤无数。

两年前,一位巴基斯坦女士哈立达.布罗希(Khalida Brohi)分享,在她还是16岁的一个晚上,第一次知道何谓「名誉处决」(Honour Killing),三位小朋友跑来转告她的一位朋友被杀,因为这位朋友被「名誉处决」了 。在巴基斯坦,只要家庭或家族之中的男人,「怀疑」女人在婚前或婚后跟其他人搭上关係,有损名誉,便可以借「名誉处决」之名将她们杀害,不会有任何后果;联合国整合媒体报导数据指,每年大约有1,000位妇女因此遭杀害,即现实情况可能远远超过这数目。

这些经历促使哈立达推动巴基斯坦的女权运动,也换来沉重的教训,她的父亲遭受恐吓,车子被围攻、办公室受破坏。巴基斯坦男人固然对她憎恨,认为她根本是在传播西方文化,破坏他们的「光荣」,此外,妇女们也不懂哈立达的执着,没有质疑「名誉处决」及尝试反驳,事后哈立达沮丧挫败。经过深刻反省之后,她认为自己推动的女权运动有两大致命伤,其一是羞辱了巴基斯坦社会感到极端重要的「文化荣誉」,其二是她们缺乏坚守理念的斗士(英雄),使最初阶段失败收场。

不直接跟人们社会荣誉冲突,柔性策略推动女权更得民心

那哈立达放弃了吗?没有,她採取了全新的柔性策略,竟然回到乡村跟村民「道歉」!说之前一直以来的行动羞辱了他们,没有理会他们的感受,为此公开致歉,希望重新建立关係。她变换了其他方式,借推广「音乐、语言、刺绣」文化作为技巧,背后却是向当地妇女进行「再教育」,在课程之中教导她们权利的重要性(尤其男女平等),学懂手艺和知识赚钱自立。如是,运动受到的打压变小,而妇女在经济生活、文化教育塑造之下,愈来愈多妇女终于明白哈立达之前的「苦心」,更愿意站出来宣扬女权。

哈立达的经历,不但让我们了解推动当地女权运动的重要,也觉知到人类社会强烈的「名誉 / 荣誉」心理,当他们相信甚幺东西是「荣誉攸关」,可以狂热得不顾一切捍卫,杀人亦无不可。正如巴基斯坦男人怀疑家庭、家族的女人跟其他人搭上关係,就大感羞辱,社会大众同意这样处死妇女。而改变这样的现状,却不能硬碰硬诋毁他们如宗教狂热的信念,而是透过各种技巧软化他们,让他们懂得更文明的荣誉,把新的荣誉取替旧的荣誉,尤其由妇女开始带动起来。

相信甚幺感到荣誉,决定一个国家、一个社会、一个人的质素

一个国家可以成为全球霸主为荣,也可以宣扬普世价值为荣;一个社会可以GDP多少为荣,也可以实践幸福文明的社会为荣;一个人可以在名校毕业、成为专业人士、社会权贵为荣,也可以推进人类幸福、免受人祸、道德关怀为荣。我们说一个人爱好名誉似乎是个「问题」,但它看来不是问题的本质。

关键在于,荣誉感作为人类强烈的心理倾向,我们无法简单消灭它,但我们可以转化它,把更好的价值填进我们的荣誉感之中;试想想,一位「只在乎」专业地位和金钱的医生,跟另一位全心救人或研发医疗技术贡献社会的医生,两者背后的荣誉感有何不同?

回到首段的立论,人人基于先天因素、后天成长影响,性情是善良真挚抑或邪恶残暴,各有不同,大多数人只是程度差异,不是有 / 没有良心的问题。如果一个人「本来」就偏好真诚善良,那他言行善良就说不上「伪」;如果一个人较易邪恶残暴,因为受社会、教育、知识分子影响,尝试遵照文明的方式生活,抵抗内在的残暴倾向,言行「做得」善良一点,这个世界,会否比毫不抑制内心残暴更好?我不是宣扬人们只须在意表面形式,而是着意探讨文明、文化、精神、荣誉背后的关联和基础,从不同角度的反思之中,对人类社会道德与文明,有更深刻的认识。最后,可试试抚心自问,你的人生以甚幺为荣?

延伸阅读:

〈为何有些人特别残暴,有些又特别无私?历史与心理学各有启示〉
〈一场旧生论坛:圣保罗书院精神解救「香港两极分化」?〉

哈立达.布罗希: 我如何保护妇女免受「名誉处决」(TED)Honour(Wikipedia)名誉(维基百科)名誉杀人(维基百科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